编者按:本文 Eugene Kim 是 Business Insider的 记者,专注于报道科技新闻和挖掘科技公司故事。在这篇文章中,他记述了亚马逊近来最受欢迎的硬件产品——Echo 诞生的始末:包括 Echo 一开始如何不被看好、研发团队如何缩短反应时间,等等。 2011 年,当亚马逊硬件高级副总裁 Dave Limp 首次听闻关于“Echo”这个产品的提案时,他第一反应是充满怀疑的。  Limp 后来回忆说:“那时感觉这个产品会很难做成。如果真能实现,它可以给你带来魔法般的神奇体验,不过这个过程需要投入太多的精力和创造力。”  Limp 如此反应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当初 Echo 计划勾勒出的蓝图过于远大前卫:它被定位成一款智能家居硬件,用户可以通过声音播放音乐、收听新闻以及订外卖,等等。而你需要做的,仅仅是在房间的任何角落冲它说话、下达命令。 然而现在,Echo 已经成为亚马逊创造力的代表。不仅位居销售排行榜首,还成为一件代表全新计算模式的行业标杆产品。这使得亚马逊突然一跃而起领跑在科技前沿,甚至超越了科技巨头苹果和谷歌。 但是一开始,谁也不确定 Echo 可以渗透入普通消费者的家庭。除了亚马逊 CEO Jeff Bezos 的苛刻要求,有关 Echo 是否具有市场吸引力的争论也使得这款产品在亚马逊的实验室里搁置数年。在亚马逊试图冲击智能手机市场的行动失败后,行业内的一些流言就散播开来,大意是亚马逊一款大费人力物力的声控产品在实验室里流产了,并由此得出结论:亚马逊根本没有能力做出一款颠覆市场的硬件产品,还是回归自己的老本行做电商吧。  然而 Echo 的起源,根据数位内部人士的说法,充分反映出亚马逊试图打赢下一场高科技“战争”的野心,同时也使其面临巨大的挑战。  “这是一场艰难的产品革命,”Limp 说,“我算不清亚马逊究竟为其投入了多少精力和创造力。”  初期的痛苦  亚马逊 CEO Bezos 一开始就是 Echo 的拥簇者。但是由于这款产品具有非同以往的特性,他也对开发小组提出了难以想象的严苛要求。  Echo 研发时需要解决的首要问题是它的反应时间,或者说,Alexa(Echo 内置虚拟语音助手的名字)对用户要求做出回应所需要的时间。  当时语音识别技术的反应时间一般是 2.5 到 3 秒,所以 Echo 小组一开始设定的目标是2秒。但是当组员向 CEO 汇报这一计划时,他给出了一个更加野心勃勃的目标。  “我欣赏你们的工作,但是你们尚未竭尽全力做到最好。”Jeff Bezos 在小组会议上说,“现在我来指定一个可能会让你们感到痛苦的目标:Echo 的目标反应时间是 1 秒。”  小组成员震惊的“目瞪口呆”,因为当时即使是在语音识别领域深耕数十年的公司,也只能把反应时间控制在3秒。但是 Bezos 这一指示也激发了小组的战斗力,他们决心挑战这个“不可能的任务”。  “你们曾经成功说服我反应时间是个很重要的指标,所以我希望你们也能说服自己。”根据小组一位早期成员的回忆,Bezos 曾经这样激励他们。  为了大幅度降低反应时间,关键因素就是收集尽可能多的信息并且持续应用到Echo上,以提升它的性能。小组做了数以千计的内部实验,并且每周都和演讲科学家们进行数据分析工作。最终,小组能够把反应时间控制在 1.5 秒内,远远超过了竞争对手。  “这就是Jeff Bezos。他会阐述一个极其清楚明白的目标,对我们提出全方位的高难度挑战,”另一位早期小组成员说,“这在技术方面难以实现,但我们最终做到了。”  无论如何,Limp 在回忆时承认缩短反应时间是研发的重点,但不记得 Bezos 提出了“1 秒反应时间”的目标。  亚马逊推出的最新两款 Echo 产品:左一为 Echo Dot,左二为 Amazon Tap 奥兹魔法师试验  Echo 当时面临的另一个挑战是市场上没有同类产品可供参考比较。当然,苹果有 Siri,谷歌有 Voice Search,微软还有 Kinect(Siri、Voice Search 和 Kinect 均为语音识别产品)。但是 Echo 的概念是完全不同的——它没有一个可以和用户互动的屏幕界面。 为了取得成功,Echo 和它内置的语音助手 Alexa 必须可以迅速的回应、足够健谈,能够使用户觉得像在和人类对话一样。  于是研发小组设计了“奥兹魔法师试验”。这一系列测试包括一个人类“魔法师”坐在一个单独的房间里,对另外一个人类试验对象告知 Echo 的命令做出实时回应,小组不会提前告诉实验对象测试内容。比如说,如果试验对象询问 Echo,“今天纽约的天气怎么样?”另一个房间的“魔法师”就会迅速打字,通过 Echo 的声音发送答案。 试验的目的是为了收集信息,发现什么类型的回应更有效果,什么类型的没有效果。被试在试验结束后都会填写一份满意度问卷,写出他们喜欢的回复内容。也许有 50 个人会经历同样的测试和填写同样的问卷,然而他们在测试过程中经历了不同的等待回复时间和回复方式,然后他们会给出不同的答案。  “这都算是一个心理实验了,目的是为了发现人们到底会对什么回应感到兴奋。”一个早期小组成员回忆说,“我们狂热执着于不同回应的质量。那是一系列持续的科学实验。”  亚马逊为何如此关注 Alexa 的回应质量?另一个原因是他们看到了这个声控系统可以应用在更广阔的平台上的前景。实际上,亚马逊已经允许其它第三方硬件制造商在其产品内置入 Alexa,比如三星的电冰箱和福特汽车。  不仅是音乐设备 图:Echo 在亚马逊首支超级碗广告中出现 虽然 Echo 小组在攻克技术难题方面取得了卓越成果,关于产品的市场推广仍然存在很多疑问。比如,如何寻找到一个正确的“引爆点”来激发消费者购买欲?  内部数据帮助发现了这个“引爆点”——超过 40% 的早期测试者说他们使用 Echo 主要目的是听音乐。然后研发小组加倍投入精力,把音乐设计为 Echo 的主要功能之一。 初代的 Echo 样品是一个冰球大小的设备,不过很快它的体积就大幅增加了,因为内置了一个更为强大的扬声器。  “我们需要放入一些用户会经常使用、频繁产生交互的设备,”小组早期成员说,“音乐就是这么个东西——所有人都会喜欢的引爆点。”  但是音乐也是一把“双刃剑”,因为过于强调这个功能会让人们觉得 Echo 只是一个音乐播放器,并且致使他们忽视 Echo 其它强大的功能。据一位早期员工的说法,Bezos 尤为担心 Echo 会被定位成音乐播放器。他明白音乐功能是个很好的切入点,但是偶尔也会质疑小组是否需要花这么多精力来改进这个功能。 组员们推测,Bezos 这么想的一部分原因在于他自己不喜欢听音乐。当 Bezos 第一次测试 Echo 的音乐播放功能时,他点了电视剧《太空堡垒卡拉狄加》的一首原声音乐,并说他最喜欢的就是这首歌。  无论如何,Echo 最终成功提升了它的扬声器质量和音乐播放、选取功能,然后占据了无线扬声器市场 25% 的份额。  同时,Echo 也成功地使自己没有局限于音乐播放器的定位。最近几个月,它又增添了新的功能,比如帮用户检查银行账户,订披萨,呼叫 Uber 司机等。只需要用户对它说出要求,Echo 就能完成。同时,Echo 也开始和智能家居公司 Nest 和 IFTTT 竞争,Nest 是谷歌母公司 Alphabet 旗下的智能家居公司。可以看出亚马逊野心勃勃,希望制造一个家庭的智能枢纽——通过它可以控制其它联网家居设备。  下一个十亿美元级商机 图:亚马逊硬件高级副总裁 Dave Limp Echo 的大获成功震惊了所有亚马逊内部员工。Limp说,在开始接受预定的几分钟内,他们就意识到他们一开始的销售预计太低了。一个早期员工透露说 Echo 在两周内接受了超过一百万件的约定,这比 iPhone 的成绩都好得多,后者用了 70 天才达到同样的订单数。  亚马逊拒绝透露 Echo 的具体销售数字。但所有证据都指向一点——Echo 是亚马逊硬件史上最为成功的一款产品。它上市不到一年,却已经受到广泛欢迎,进入亚马逊最畅销产品榜。Echo 还是亚马逊“黑色星期五”时价格超过 100 美元产品中的销量第一名;以及圣诞节通过亚马逊“Prime Now”(亚马逊为会员推出的促销活动)活动预订商品数量的前五名之一。  另外一个亚马逊把 Echo 作为自己的未来发展赌注的更明显证据是:今年初期,亚马逊在第一次推出的超级碗广告中把 Echo 放置在显著位置。这使得人们推测 Echo 会成为亚马逊下一个价值十亿美元以上的商机。  Limp 说,现在他们的重心不是在 Echo 的销量上,而是如何把这个产品做的更好更智能。“亚马逊相信下一个大平台是语音,”Limp 在最近的一个 Echo 媒体发布会上说,“我们要做的就是为用户打造一个完全由语音控制的云计算机。”  这也许是为什么 Echo 的开发小组成员感到如此骄傲的原因——他们做出了一款明星产品,成功建造出以往只能在科幻小说中看到的下一代科技平台。  “这感觉像是在做一个你完全不知道能不能实现的东西。但是尝试是值得的,因为如果实现了就会看起来很酷!”一个早期员工说。“哪个极客小时候没想过拥有一台星际迷航中的超级电脑?”  注:本文译者 Alks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