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量子位”(ID:QbitAI),作者:允中,36氪经授权发布。 连续5个小时。 即将年满34岁的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孤独地坐在美国国会听证会现场,面对44名参议员和一个接一个的尖锐提问。 “你有没有考虑过辞职?” “用户离开平台后数据还会保存多久?” “是不是得给你钱,才能保住我自己的信息?” “你们在用手机麦克风监听用户?” 全场灯光仿佛都打在扎克伯格身上,他穿着正装,一遍又一遍的以“参议员”开头,尝试用语言化解Facebook史上最大的危机。 “我不知道。”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 “对不起。” “靠AI审核内容,还得5-10年” 刚刚结束的听证会上,尽管双方针锋相对,但扎克伯格还算始终保持了冷静和沉稳。这场马拉松式的问答,有几个最关键的核心要点。 参议院Lindsey Graham问:“你们最大的竞争对手是谁?”扎克伯格顾左右而言他,没能给出明确的回答。 对Facebook是否太过强大这种问题,也让扎克伯格非常警惕:“我觉得并不是这样。” 这个提问虽然看似不猛烈,但背后暗藏玄机。未来参议员有可能通过某种手段,加强社交网络领域的竞争。 “如何维持一个免费的商业模式?”参议员Orrin Hatch问。 “我们卖广告。”扎克伯格回答。 “昨天我在Facebook上跟朋友聊天时,提到喜欢某种吃巧克力,接着突然我开始收到各种巧克力的广告,”参议员Bill Nelson现身说法:“是不是得给你钱,才能保住我自己的信息?” 扎克伯格解释说,出现这种情况,并不是Facebook出售了他的个人隐私,而是一种广告投放策略。 对于推出屏蔽广告的付费版本Facebook,扎克伯格虽然没有明说,但话里话外已经表明他们正在研究此事。 当然扎克伯格也明确说了,一定会有免费版本存在。 扎克伯格对人工智能似乎有种依赖。 每当被问起Facebook如何改进提升时,扎克伯格都会提到AI。比方借助人工智能快速处理仇恨言论以及其他有问题的内容等。 看起来Facebook希望通过AI来改善内容审核,但就连扎克伯格自己也承认,现在这种方法还不可靠:尽管Facebook已经开发了可以识别仇恨言论的AI,但是目前错误率实在是太高了。 想要依靠AI审核内容,可能“还需要5-10年”。 扎克伯格预计,到今年年底,Facebook将有大约2万员工从事安全和内容审查的工作。 各种阴谋论也充斥在国会听证会现场。 参议员Gary Peters把一个流传多年的问题,代表他的选民公开抛了出来:“Facebook是否从移动设备上挖掘音频?” 我们来翻译下这句话:人们都说Facebook通过手机的麦克风,窃听用户的隐私。这背后有一种说法,人们私下里聊天提到的内容,很快会有广告在Facebook上谈出,大家怀疑电话被窃听了。 “没有。”扎克伯格给出了否定的回答。 实际上,两年前Facebook就澄清过这个传闻。参议员Gary Peters后来也说,这个流言反映了公众对Facebook的不信任。 剑桥分析和政治问题,也是参议员们关注的焦点。 总结起来就是几句话:Facebook没有因为剑桥分析事件开除任何员工,所有的问题扎克伯格自己承担。 但是扎克伯格并不会辞职。 在政治立场上,扎克伯格说硅谷是一个政治立场极端左倾的地方,但Facebook规定工作中不许带政治偏见。 出席这次听证会的参议员人数,已经接近美国参议员总数的一半。这也是一个不多见的“接待”规格。 在这场冗长的问答中,参议员们围绕Facebook如何收集数据、保存多久、如何应用于广告展示等提出了种种疑问。 这些都是以重要的问题,但,正如The Verge指出的那样:这些问题都能通过搜索找到答案,没必要在听证会上浪费好几个小时。 大多数参议员的提问,并不算深入。 总之这场听证会,就这么过去了。 但明天,还不是another day。 明天,扎克伯格还将迎来听证会的第二场。 这场严肃的听证会,还有几个略显尴尬的场面。 “能不能告诉我们,你昨晚睡在哪个酒店?” 听到这个问题,扎克伯格笑了,然后停顿了一下,回应道:“不行。” 参议员Dick Durbin的这个提问,更多的是象征意义,他是想让更多人关注隐私的问题。后面他还想让扎克伯格公开最新发出的消息,当然也被拒绝了。 参议员John Kennedy则对Facebook的用户协议发起质疑。他对扎克伯格说Facebook的用户协议应该用“英语重写”,要不然普通的美国人民根本理解不了。他还很直白的说: “你们的用户协议太烂了。” 另一位参议员Roy Blunt说:“我儿子13岁,他给我了一个任务,就是见到你的时候一定要向你提起他的名字。” 当然最尴尬桂冠归属参议员Dan Sullivan。 Dan Sullivan问扎克伯格:是否只有美国才有可能成长出一个Facebook,而不是在中国?(这是一个美国梦pk中国梦的问题) “中国也有一些很强大的互联网公司,”扎克伯格接话。 “对……但你应该回答‘是’……”Dan Sullivan不等扎克伯格说完立刻补充说:“我在帮你呢,好不好……回答‘是’行么?谢谢。” 全场都笑了。 经过听证会的一番“蹂躏”,扎克伯格现在什么心态? 说不好,不过他这期间“赚了”很多钱。 虽然参议员们轮番发难,但是Facebook的股价却在同一时间不停上涨,截至收盘,涨幅达到4.5%。 也就是说,市值增加了40亿美元。 而且扎克伯格在听证会上表示,负面报道、隐私问题并没有吓退用户。有人问Facebook用户最近减少了么? “并没有。”扎克伯格说。